央廣網財經北京5月4日消息(評論員馬尚田)據經濟之聲《天下財經》報道,今晨媒體觀察,今日關鍵詞:瘋狂經濟學。
  在京劇界,有一句行話,叫“不瘋魔不成活”。放到經濟領域,可就未必成立,瘋狂的後果,可是危險多多,值得警醒了。
  有一本書,就叫《瘋狂經濟學》,記載一條死鯊魚賣出了上億的高價,這真是瘋狂。現實里,倫敦市中心的一套公寓最近賣出1.4億英鎊,差不多15億元人民幣的天價,這實在更加瘋狂。何止於此,你看到中國樓市的瘋狂了麽?最新數據顯示,從2004年到2013年的10年間,全國平均地價從332元/m漲到1144元/m,翻了三倍有餘。這也正是中國房地產最瘋狂的十年。
  土地財政風險顯現 多地政府謀劃“救市”
  現在,全國多地樓市則進入另一種瘋狂,瘋狂推盤,賣房。就拿我們節目報道中說的,北京750萬的房子降價100多萬無人問津,這就是樓市另一種瘋狂的小小註腳。相關數據統計,北京二手房價格已經連續4個月下跌。消費者買漲不買跌的心裡可見一斑。
  房企顯示坐不住了,最新出爐的上市房企一季度報業績不容樂觀,半數業績出現下滑,曾經是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推動器”之一的房地產,在一季度的經濟增長中拖了後腿。多地政府也有按耐不住的意思,杭州、長沙等地紛紛傳出“鬆綁”限購之聲,廣西更是動真格的,公開鬆綁限購,“救市”之說一時間甚囂塵上。
  對救市,媒體看起來都沒什麼好感,搜狐財經指出,當前政府最重要職責是搞好保障房體系,而不是急吼吼地救市;《證券時報》認為,地方“救市”是將地方利益與開發商利益深度捆綁。《中國經營報》則指出,高房價透支了一家幾代人的財富,也透支了後代人的人生,更在透支著中國的未來。這本就是不可持續的事情。
  這樣看來,“救市”的舉動何嘗不是瘋狂的行為呢?任何一個行業如果到了要救的地步,那恐怕就救不起來了。在土地十年瘋狂增長期,我們何曾想過救救百姓的錢包?何況,房價漲跌是周期性調整的必然結果,我們究竟要抱著土地財政到幾時呢?
  銀行同業三年劇增十萬億 城商行業務爆炸式增長
  還有一些瘋狂經濟,在飛速增長之後,留下諸多隱患。今天凌晨天下財經播出的節目中提到,銀行同業三年劇增十萬億,城商行業務爆炸式增長。說是在近十家城商行2013年業績報告中,大多數銀行的同業業務增長迅猛,增速較貸款餘額增速要快得多。但這種“賺錢”方式很可能為城商行的資產“埋雷”不少。監管層不可能坐視,加強風險控制,也應是城商行自身成長的需要。
  以上這些瘋狂經濟,野蠻生長,註定是階段性產物,最終還是要按照市場規律出牌。
  網絡理財收益銳減 瘋狂過後漸趨平靜
  的確,有些瘋狂經濟,在經歷了市場的檢驗之後,變得理性起來。比如,網絡理財,媒體報道,網絡理財現在收益銳減,瘋狂過後漸趨平靜。說是未來互聯網理財這些寶寶類產品,年化收益率跌破5%是大概率事件。而傳統銀行理財卻有逆襲之勢,近期銀行發售的五一專屬理財產品的平均預期收益率非常高,幾款產品的預期收益率甚至超6%。
  互聯網金融理財風光不再,銀行傳統理財成功逆襲,這很值得玩味。最初以互聯網產品高收益做噱頭,迫使銀行提高收益率迎戰,當金融戰變成持久戰,互聯網產品的高收益卻難以為繼,不可能賠本賺吆喝,銀行呢,穿了新鞋不能回到老路上去,提高收益率倒成了常態。而最終的受益方,反而是用戶,我們擁有了更多更好的選擇。
  巴菲特股東大會召開 4萬人“朝聖”
  此時,還有一種瘋狂經濟不能不提,股神巴菲特股東大會。有媒體報道,此次大會吸引全球4萬投資人前去“朝聖”。朝聖一詞,可能為了表現很多投資人的瘋狂和膜拜吧,但是,讓人不是很舒服,莫非對於財富已然當作信仰一樣追求了嗎?
  股神巴菲特確有過人之處,2013年他的公司凈賺195億美元,平均每天凈賺5300萬美元,摺合人民幣 3.26億元。很多人甚至津津樂道於巴菲特當年如何持股中石油,以5億美元的本金賣了40億美元,獲利270億港幣,勁賺7倍。
  我不能不澆一點冷水了,追捧也不應失去理性的判斷。新華網此前提出,警惕“巴菲特概念股”,事實表明,近幾年來圍繞“巴菲特概念股”的炒作幾乎都是草草收場。我還要提請註意的,是“巴菲特們”,那些國際資本對中國財富的掠奪。又豈止270億呢?
  美國教授怒斥國際投行向中國兜售有毒金融衍生品
  美國康奈爾大學金融學教授黃明曾怒斥國際投行向中國兜售有毒金融衍生品,在美國不能銷售的產品,卻在中國找到了巨大的市場。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王光英則這樣說,中國資本市場已成為國際投行賺錢的樂土,更是其“提款機”。
  老馬以為,這樣的瘋狂經濟學,給我們都上了一課。在消化瘋狂後遺症的過程中,期望我們學會理性投資,冷靜判斷,而不是陷入新一輪對財富的盲目崇拜中。
  (原標題:中國房地產瘋狂十年 地價翻3倍上演“不瘋魔不成活_fin)
創作者介紹

Y喵-iphone

iier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